yzc888亚州城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 骆良金夫妇:对发展商提出的800平方尺单位赔偿感到认可。

  • 这些屋主要求发展商体恤能够给予单位面积较大的赔偿。

(槟城25日讯)历时两年商谈,从“零赔偿”至“一赔一”,槟岛胡椒园约300多户居民获发展商赔偿800平方尺的公寓单位,外加施工期间月租补贴、免费泊车位及搬迁费等,九成村民举手称“欢迎”。

坐落在白云山进入水池路入口的胡椒园区为山谷区,水池路即盘绕山谷而升高,该区有301间各类型平地房屋,前地主为社会知名人士林耀椿。该区多年来面对发展传言,直到发展商在两年前委托代表进入胡椒园展开居民调查后,发展脚步即开始走入该区。

将发展的两块洛地,即洛3643(7843万平方公尺)及洛2859(4144万平方公尺),这包括在胡椒园毗邻的登甲花地(Tingkat Fettes)及美兰花地(Medan Fettes)。

- Advertisement -

居民协会主席安罗查莉奥联同秘书沈莉萍指出,该协会是在危机发生时筹组及成功注册,居民通过加入协会委托居协与发展商交涉,加入者各缴付500令吉委托律师,共有238户居民加入成为会员。她表示,胡椒园实际上有301间房屋,当中一些屋子四周已围起多时找不到屋主,一些居民则不认同赔偿方案而未加入该会。

她说,胡椒园有逾40年历史,一直以来有发展传言,于2013年4月,有人进入胡椒园展开人口调查,即引起居民紧张,其实在更早时已有屋主面对地主拒收地税情况。她指,起初发展商在指示搬迁时不提赔偿,居民即于当年4月向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发出诉求信,佳日星也回复要求针对事件,寻求区内国、州议员协助。

在获得议员安排下,居民于2013年9月首次与发展商会面洽商,当时要求发展商赔偿1000平方尺房屋,同时让居民购买第二间单位时提供50%折扣;双方在通过律师多次交涉后,在相隔两年后达成方案,并于今年6月终以800平方尺公寓单位定案,赢得居民认可与发展商签约接受赔偿。

“我们一路从零赔偿至646平方尺,再加大至750平方尺单位,接着终以800平方尺定案;在居民认可下,居协已要求居民都在协议信中签名,表示认同赔偿条例。在居民与发展商公司签署的合约中,也有外加津贴每月600令吉租金以及1000令吉的搬迁费。”

她表示,目前有235户会员居民对赔偿表示认同,惟另外3名会员则不认同拒签约。

赔800平方尺公寓单位佳日星:补偿好方案

据佳日星告知村民,赔偿800平方尺的公寓单位是个很好的补偿方案。

安罗查莉奥说,据佳日星向居协表示,800平方尺的赔偿是个很好补偿方案。“其实多数居民也愿意接受方案,因此我除了感激佳日星的协助外,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及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律师也该记一功,因为他们的介入,才得以取得令大部分居民满意的方案。”

来自胡椒园666B的程彩莉联同丈夫骆良金指出,对于发展商提出的800平方尺赔偿感到认可,同时表扬区内国、州议员的协助。

登甲花地及美兰花地屋主处于赔偿胶着状况

尽管胡椒园的赔偿方案获得双赢局面,不过在另一边厢,胡椒园毗邻的登甲花地及美兰花地(双双坐落在水池路龙昆体育会后方建筑),则处于赔偿胶着状况,有屋主因此而被发展商带上法庭。

当地约有31间面积较大的洋灰砖屋,其中有一半屋主希望能要求更好赔偿条件,暂未与发展商签署接受赔偿800平方尺协议。在登甲花地有26间单层半独立及洋楼,美兰花地则有5间排屋,总数为31间。

据了解,不同于胡椒园其他大多数村民,当地屋主在约30年前在发展商与地主联合发展下,以不同价格购下为租赁契约(leasehold)产业,价格从当年最少的2万5000令吉至高达逾10万令吉计,屋主与地主签下的协议是30年加30年。

据了解,在发展商入并禀法庭下,有屋主已4次上庭进行协商,并将于12月11日进行首次聆审程序。

再里尔劝未接受赔偿居民勿冒险打官司

由于发展商已将部分未签约的屋主带上法庭,因此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劝请未接受发展商赔偿献议的居民不要冒险,以免重蹈甘榜丹绒道光村民面对城市发展机构(UDA)起诉最终败诉的案例。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他与谢嘉平在胡椒园发展搬迁事件,已完成履行作为人民代议士的责任,特别是在这两年来协助发展商与居民进行赔偿协调工作,以确保居民最终获得赔偿。他也说,胡椒园90%以上的居民,对上述赔偿表示认同,特别是800平方尺房屋再加上泊车位的赔偿方案,相信是槟州其中一个最好的个案,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也表示认同。

他认同在任何的发展搬迁赔偿上,会有少数拒绝接受,他们有权力要求更好的赔偿方案。“我们不会阻止他们(拒绝赔偿方案者)提出要求,惟我们已尽责任争取到赔偿,若他们要求更好的赔偿方案可向发展商提出,再交由发展商定夺。”

他认同赔偿事件若带上法庭将面对风险,他不希望事件带上法庭后居民败诉的局面,发生在这项发展计划受影响的居民身上。他了解到,发展商在居民拒绝赔偿下已将事件带上法庭,并将于12月11日进行聆审。针对若败诉居民会否一无所有时,再里尔表示这言之过早,若居民真的败诉才决定接下来如何帮助他们。